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首页编办概况机构编制管理行政审批改革政策法规监督检查理论研讨改革精神机构编制文件网上办事
2018年12月19日 星期三 西安市 霾转晴 9 ~ -3℃ 无持续风向微风

渭南市推进村级“小微权力清单” 促进乡村有效有序治理

栏目:工作动态   时间:2018-08-17   来源:渭南市编办   阅读:1

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2016年,渭南市在完成市、县、镇三级权责清单建设之后,指导合阳县开展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建设试点,把小微权力晒到村,把便民服务送到家,把办事环节连成线,把腐败风险控到点,促进了乡村治理科学化、法治化、规范化,先后得到陕西省两位主要领导的口头表扬和批示肯定。

一、依法依规编制清单。2016年,渭南市延续政府权责清单建设经验,坚持村民自治、依法管理、便民利民、标本兼治原则,按照清权、减权、制权、晒权的步骤,在合阳县甘井镇先行试点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建设改革,将农村党务、村务、财务公开以及宅基地安排、土地管理、保障救助等村民普遍关心的“小微权力”进行梳理、审核,划分为重大决策、日常管理、便民服务三大类42项,编制了村级“小微权力清单”目录。将没有政策法规依据的事项,坚决予以取消,切实做到“清单之外无权力”。对村级“小微权力”优化运行程序,绘制流程图,明确村组织、村干部岗位职责,厘清了小微权力界限,实现了“看图办事,照单操作”。最后,将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在县政府网站、广播电视、报纸、镇(办)和村显著位置公开公示,让群众家喻户晓、人人皆知。   

二、便民服务延伸到户。村级“小微权力清单”,一是完善了县、镇、村三级便民服务体系内容,打通了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基本实现与村民利益相关的、村级能够办理的事务不出村。二是村、社区利用政务服务、手机APP、智慧人社一体机等网络平台,开展代理服务、上门服务、网上预审、公休日预约等特色服务,让信息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三是在偏远自然村建立了以村组干部、驻村干部、共产党员为主体的村民事务代办队伍,利用他们到县、镇开会办事之机,义务为老、弱、病、残和留守儿童代办证件、补贴、户籍等事务,把服务延伸到户到人。

三、大胆创试统筹推进。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建设工作,提高了村组社区服务能力,倒逼县、镇(办)政府职能转变,促进了各项事业发展。一是以“小微”倒逼“简化”,促进了“最多跑一次”改革。结合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定了“最多跑一次”清单,结合实际,简化程序,网上办理,实现了“最多跑一次”甚至不跑。二是以“便捷”倒逼“集中”,促进了相对集中行政许可权改革。通过持续推进县、镇便民服务中心审批和公共服务事项全进驻,实现了大厅之外无审批。三是以“需求”倒逼“效能”,提升了县、镇(办)政府办事效率。清单即“公共服务菜单”,基本满足了群众需求,同时加强了县镇村三级便民服务窗口配置和人员队伍建设,也促进了服务型政府建设和管理效率。

四、完善机制注重实效。一是明确了各方责任。村党支部和村委会负责“小微权力清单”的贯彻落实,村监委会负责“小微权力清单”运行的监督,镇(办)党委、政府负责“小微权力清单”运行的督促指导,镇(办)纪委负责对违规违纪问题进行查处,县纪委(监委)负责组织协调、监督检查和违规违纪的查处,组织、编制、财政、民政等部门负责对口指导和配套政策制定工作。二是完善了三级监督体系。建成了县、镇、村三级监控系统,对村级小微权力运行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及时发现,即查即纠,同时,村级监委会对村级事务办理过程全程监督。利用县政府网站、党建网、县长热线、12345政务服务热线以及行政监察举报电话等平台,拓宽了农村事务公开、群众监督渠道,形成了群众监督、村监委会监督、镇(办)监督三级监督网络。三是完善了规章制度和考核机制。制定了村务公开领导责任追究制度、村务公开民主管理责任追究制度、村务公开监督等规章制度。镇(办)联合进行“党务村务财务公开”检查,将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制度建设纳入村干部年度述职述廉和绩效考核内容,多层次多维度规范和约束村级“小微权力”在阳光下运行。

五、制定标准持续规范。今年以来,我市继续指导合阳县推进“小微权力清单”标准化建设,按照“六个统一”标准推广“小微权力清单”建设经验,即统一制度汇编、统一制度公示牌、统一权力运行流程、统一登记代办册、统一代办明白卡、统一服务监督热线。将便民服务事项以百姓容易理解、看得懂的图表、流程图形式公开公示,实现“看图办事”、“照单操作”、规范运行。目前,合阳县经验已在临渭区、大荔县、潼关县复制推广,下半年还将在合阳县召开现场会,在全市推广。

从实践看,我市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建设试点,厘清了村级小微权力界限,夯实了各方责任,规范了权力运行“最后一公里”,解决了基层权力不透明、决策不民主、制度不完善、干部微腐败等现实问题,维护了基层群众权益,增强了群众的获得感,提高了基层组织的治理能力和水平,巩固了党的执政基础。